会员登陆 | 会员注册 | 信息发布


加入收藏
网站地图
行业资讯
您现在的位置: 海运信息网 >> 行业资讯 >> 行业新闻 >> 正文

被后世误读的道光皇帝,彻底实现海运,驾崩后臣子痛哭

作者:佚名 文章来源:不详 点击数:81 更新时间:2018-5-8 上午 12:38:15
被后世误读的道光皇帝,彻底实现海运,驾崩后臣子痛哭2018-05-07 17:16:53

作者:我方特邀作者赵立波

莫不想起他“吝啬、抠门”、

历史上一提到清朝道光帝,“鸦片战争责任人”任内似乎什么也不做,专门和臣下玩文字游戏。其实,在清朝十几位皇帝中道光虽然不能算最好的一位,从私德和自我控制力来看,绝不是中下游,其在内政上的作为可圈可点。

历史将其过度俭朴进行放大调侃,无疑缺乏学术严肃性和真实性。

这个重大的负担道光时期竟然全面爆发,

清朝自乾隆中后期到嘉庆三十余年不断保守中,进一步拉开了与当时西方国家的距离,而就此让道光承担了历史进程的重大责任。

抛却其他历史因素,但从传统的帝王式政治模式来看,道光在处理内政上都非常具有手腕和魄力。

凡事力求严谨平稳,中规中矩。

道光旻宁性格与其父嘉庆非常相像,道光继位时已三十九岁,与成熟相伴随的更多的是固态保守。

登基之后,道光率先带领发动节俭之风,除了节省财政支出外,更多的是回应自乾隆中后期和嘉庆一朝的长期吏治奢靡难题。

因节俭著称的帝王并不少见。

中国历史上,梁武帝日止一食,膳无鲜腴,惟豆羹粝食而已……身衣布衣。朱元璋更是“只用蔬菜,外加一道豆腐”。万历皇帝大婚之前,为了向张居正表现自己节俭朴素,特意撩起身穿龙袍问张居正:“此袍何色?”张居正回答说:“青色。”

神宗立即予以纠正说,不是青色是紫色,因为穿久了褪色成这样。本以为张居正会赞扬他简朴,没想到张居正却故意唱反调说:“既然此色易褪色,请少做几件。”所以在节俭的路上,道光并不是唯一。

道光敢于从皇族亲贵中入手,处置了一批肆意妄为的皇族。

在整顿吏治方面,在发现吏治整体松懈时,道光承认整个清朝已经积重难返吏治难清的感叹,为此他只能从改良、整顿入手,这是道光的施政核心。

他怕对方不能理解,耐心给予解释:

有一次他召见即将上任的四川按察使张集馨,要求他“诸事整顿”,“譬如人家有所大房子,年深月久,不是东边倒塌,即是西边剥落,住房人随时粘补修理,自然一律整齐,若任听破坏,必至要动大工。此语虽小,可以喻大,即曲突徒薪之论也,汝当思之。”

京城粮道断绝,

道光四年(1824年)由于洪泽湖高家堰大堤决口,大量湖水外泄,使得大运河从江苏高邮、宝应到清江浦一段水位急剧下降,漕船搁浅,面临断粮危险。

道光异常惊骇,下令南河总督张文浩革职,

听到奏报,披枷带锁到现场示众。在得到大臣琦善和陶澍海运的建议后,力排众议,在陶澍的强力推进下,海运取得彻底成功。

惩治非法私盐为财政创收,这些都得益于道光能正确选拔使用陶澍这样的官吏。正如道光告诫陶澍时说:“朕看汝人爽直,任事勇敢,故畀以两江重任。”道光勉力他一不要怕得罪人,二是不要怕吃苦受累,三是破除一切积习,讲求河工、盐务。

道光破格使用陶澍,可见他用人尚有眼光。

陶澍在《清史稿》的记载是“见义勇为,胸无城府。”在如此棘手遭遇既得利益强烈反弹的背景下,经过陶澍的大力整顿,原来两淮盐政亏损七百万多两,道光十一年到十七年,两淮完纳盐课两千六百四十余万两,存银三百多万两。

某种程度来

在任内提拔重用林则徐、了陶澍等名臣,培养了曾国藩、其功不小。道光告诫陶澍时说:“朕看汝人爽直,任事勇敢,故畀以两江重任。”

道光曾召见欣赏的官员张集馨,问他说近年来四川总督谁最优秀?

张集馨一时不知如何回答。道光就说琦善办事老练,又问裕成如何?张敷衍回奏说“中正和平”,道光则说“嫌他太软”,不过无人可用,还是派他去做川督,预料他“大约整顿未能,亦未必敢坏地方公事”。

张集罄在三十六岁这年第一次被道光皇帝召见,

作为道光时期最具操守的官员张集罄记录了道光言行和精神风貌,现在看来,道光言语周密,询问完张的工作履历后,让他多读有用之书,不要做那些无关政治的风月词章。

又问到张集罄的老家时,道光突然大声问:“你那南方年年闹水灾,将如之何?”紧接着张集罄一一为道光皇帝解释,看得出这次面试,道光对张集罄很满意。末了,道光嘱咐说:“汝在家总宜读经世之书,文酒之会,为翰林积习,亦当检点。”

第二年的五月,张集罄突然接到补授山西朔平府。张对此任用很惊讶,按照惯例翰林外放,应该给京察一等,竟然落到他的头上非常少见,并且他一直没想过做外官。

直到第二天去见道光谢恩时,道光才告诉他说:紧接着道光讲了很长一段关于任用官吏的理论,京官和外官不同,你虽然不至于胡作非为,但是你只管做好自己却不能察办吏治,还达不到我的目的。

州官过于闲杂,你当明察暗访,报告督抚,如果督抚隐瞒,责任和你没有关系。接着道光帝说出了一句非常有见地的话:“捐班我总不放心,彼等将本求利,其心可知。”可以想见,道光在选人上尽量不适用花钱捐官的人。

张集罄接到了琦善专函才知道道光驾崩消息,

道光三十年(1850年)在陇西县的路上,张集罄顿时觉得涕泗横流,不能自己,可以想见他对道光帝是有着深厚的感激之情的。

道光是继续延续了嘉庆的“守成”路线,

但不能否认的是,而非开明改革之君, 他在登基之初,曾立志效仿雍正帝,彻底清除清王朝吏治的积弊。但在群臣反对声里,清王朝吏治里的种种“陋规”,也就越演越烈,

就以对道光帝深深感恩的张集馨来说,他在道光年间从陕西别政至陕西布政使的五年宦海浮沉里,仅花在“别敬”(官员给老师童年的例行贿赂)一项的费用,五年里就有五万两之多。

清王朝吏治的低效与腐败也由此可见,这一条也是后来鸦片战争的重要败因。

道光帝所作所为,绝非一个庸君昏主。

但总的来说,在整顿吏治,整厘盐政,通海运,平定张格尔叛乱,严禁鸦片,都有一番明显作为。只不过这些作为都围绕在“守成”上进行,而“守成”这一偏离世界进步的航道,俨然成了此后逐渐被打开国门的重要原因。

海运服务项目